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
“南北”经济差距超“东西” 到底是为什么?

“南北”经济差距超“东西” 到底是为什么? “南北”经济差距超“东西” 到底是为什么? 原标题:“南北”经济差距超“东西” 到底是为什么?

从当前南北发展现状来看,这种趋势具有持续性,预计将继续扩大。

近日,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称,过去我们经常说中国经济发展东西差距大,但实际上,经济南北差距也非常明显,最北的东北和最南的深圳,经济发展有着明显差距。

区域发展东西差距正让位于南北差距

事实上,近几年,南北差距拉大现象已经广受业内关注。日前,随着31个省区市公布2018年的经济数据,增速层面“南快北慢”的局面再次凸显。比如,增速前十名的省份,只有陕西是北方省份;增速排名垫底的五个省份,分别是天津、吉林、黑龙江、内蒙古和辽宁,全部位于北方。

“让一部分地区、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是改革开放之初,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思路。1985年10月23日,邓小平在会见美国时代公司组织的美国高级企业家代表团时提出:让一部分地区、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,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、其他的人,逐步达到共同富裕。1988年9月12日,他再次指出:“沿海地区要加快对外开放,使这个拥有两亿人口的广大地带较快地先发展起来,从而带动内地更好地发展”。此后,他在多个场合重申这一思路。

改革开放之初,沿海率先发展战略使东部地区一马当先,保持领先地位。进入2000年后,随着西部大开发、中部崛起等区域发展战略的实施,东西部的区域发展差距不断缩小。特别是近几年,中西部地区的发展速度始终领先于东部地区,改变了长期以来区域经济发展中东部地区“唱主角”的传统格局。

但随着形势的变化,中国的城市化在区域空间上正在发生着一场静悄悄的变化,区域发展的主要矛盾正在从东部和西部,转变为南方与北方。

2016年,中国北方地区经济规模占全国比重首次下降到40%以下,到2018年,这项指标已经下降到38.64%,而这种分化趋势还在加剧。

南北差距或将进一步拉大

实际上,在2000年-2007年,北方地区经济规模占比曾一度快速上升1个百分点,但这种趋势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发生逆转。

特别是从2012年后,北方地区经济开始大幅度放缓,东三省、山西、甘肃甚至天津等不少省市,甚至出现了明显的衰退。其原因可能是2009年为应对金融危机推行的四万亿投资,进一步固化了北方地区以资源能源和重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,严重的产能过剩造成资源能源价格下跌,不少地区财政收入快速下降,造成局部衰退,而高额的债务水平导致经济短期难以恢复。

而与此同时,长期以来以制造业为主的南方地区面对激烈的国际竞争,积极推进产业升级,形成世界级的产业集群,一些地区通过改善相对区位条件,加强承接产业转移等方法实现逆势快速发展(增速保持在10%以上)。这些都推动南北发展差距逐步拉大,特别是人口、资源等生产要素密集的西南地区,近几年成为引领中国增长的“领头羊”。

趋势一旦形成,往往可能进一步加速。特别是从当前南北发展现状来看,这种趋势具有持续性,预计将继续扩大。

从南方地区来看,不少省市积极利用新一轮科技革命,大力推动人工智能、互联网、智能制造发展,不少地区,如广东、浙江、江苏等地产业已经成功实现了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,城市就业岗位增多,特别是在高端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,进而形成了产业的良性循环。

而中南部省市,特别是长江中下游省市和西南地区省市,由于人口充裕,成本较低,高等教育资源丰富,成为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重要区域。如四川、重庆、贵州、湖北、安徽等省市,已经进入工业化驱动的快速增长期。

不少南方城市还主动打响“人才争夺战”,如武汉、成都、杭州、南京等地,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留住大学生,武汉市甚至喊出“让大学生能以8折的价格买到房子”,这些措施进一步加剧了人口向南方流动。

南北失衡或使北方经济“雪上加霜”

从北方地区来看,本地区产业结构本身不合理,长期以来以资源能源和重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,难以短时间改变,再加上国有经济比重较高,环境容量较小,经济发展限制要素较多,产业转型难以一朝一夕完成。

此外,除北京外,北方缺乏经济带动性强、协同发展的核心城市。长期作为北方经济领头羊的北京,目前正逐步淡化经济发展职能,但北方又缺乏其他可以作为经济中心的城市,在竞争逐步加剧的情况下,产业和人口向南方城市转移的意愿加强,可能会使南北差异“雪上加霜”。

在实际生活中,这些已经悄然发生。据媒体报道,2015年-2017年,南部地区城市新增人口占全国的比重为78.7%,而北方仅为21.3%。根据26省份日前公布的人口数据推算,2018年,中国人口流入量前五的省份,分别是广东、浙江、安徽、重庆和陕西。除陕西以外,其余都是南方省份。

南北失衡将对我国区域经济格局产生重大影响。一方面,南北的资产价值将出现分化。随着人口和要素继续向南方城市集聚(特别是“年轻人”和“富人”),我们是否可以判断,未来城镇化的模式将是“城市”到“城市”的转移呢?如果这种判断成立,那么,大量北方城市的精英会向南方城市转移,而这种人口流向将使南方核心城市的土地资源逐步紧缺,房地产作为资产的保值增值作用将进一步增强。而一些北方城市的房产将会涨价乏力,甚至局部地区出现回落,带动富人及中等收入群体的资产配置逐步从北方向南方转移。

另一方面,人才的集聚将带动南方产业加速转型。大量年轻人将为南方发展带来更大活力,特别是一些高新技术人才的集聚,将推动产业加快转型发展。但对于北方来说,产业的流失可能会使本地区更难以脱离传统的“资源能源”产业,“资源的诅咒”仍将持续。这显然需要加强关注,去扭转该趋向。

□高敏(经世智库高级研究员)